? 楊振寧:偉大的物理學家,杰出的愛國者-深度-知識分子
<bdo id="mkicq"></bdo>
  • <samp id="mkicq"><label id="mkicq"></label></samp>
  • <acronym id="mkicq"></acronym>
  • 楊振寧:偉大的物理學家,杰出的愛國者

    2021/03/09
    導讀
    謹以此文預賀楊振寧先生即將迎來百歲壽誕


    楊振寧先生,圖源:casad.cas.cn


    謹以此文預賀楊振寧先生即將迎來百歲壽誕


    撰文|葛墨林(南開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

     

    ●             ●             


    楊振寧先生對物理的巨大貢獻,已經有許多文獻介紹。他在世界物理發展中的地位,正如21世紀初,包括《自然》雜志在內的科學期刊,評價出20世紀20位最杰出物理學家(包括愛因斯坦等),楊先生位列其中。

     

    楊先生對物理的貢獻可以用偉大來形容。

     

    他提出的楊振寧-米爾斯場理論,開辟了物理研究新境界,奠定了上世紀50年代后高能物理的理論基礎,引發了包括特霍夫特、溫伯格、維爾切克等在內的三項諾貝爾物理獎的工作。

     

    他奠基的、后來被稱為楊振寧-巴克斯特方程的工作,涉及了非線性可積物理模型的嚴格解,引起了數學物理研究的廣大新領域,引發了德林菲爾德獲菲爾茲獎的工作。

     

    他與李政道先生合作的宇稱不守恒獲諾貝爾物理獎。

     

    不夸張地說,我們許多人現在還在楊先生開辟的領域內做研究。楊先生在國際物理界的崇高地位,是中華民族的驕傲,改變了“中國人不如外國人” 的偏見。

     

    楊先生對科學的貢獻,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雖然有人故意降低評價,但物理界的公認并不受這些雜音的影響。

     

    本文主要是讓國人了解楊先生還是一位杰出的愛國者,他對祖國的貢獻十分巨大。


    青年時代的楊振寧,圖源wikipedia



    1


    赤子之心

     

    楊振寧先生的父親是清華大學教授(西南聯大數學系主任)楊武之先生。楊振寧少時長在清華園。

     

    楊武之先生位于清華園西院11號的故居,楊振寧在這里長大。圖源 wikipedia,CC BY-SA 4.0


    抗戰時期在西南聯大,楊振寧先生與黃昆先生同宿舍,成為終生好友。他經歷了當時中國苦難的時期,即使在美國成名后,也一直對祖國懷有深厚的感情。


    1971年他克服種種困難,回國看望患病的父親。為此,他辭去了包括IBM等在內的各項兼職,榮譽,同時在上海開始了他同復旦大學谷超豪、胡和生等數學家的學術合作。

     

    1973年他開始多次回國講學。他的回國引發了巨大影響,受到毛主席、周總理接見。同時,他在所在的美國石溪大學宣傳新中國的成就,在該校掀起了解新中國的思潮,在美國引發關注。

     

    由于楊先生回國訪問的影響,他返回美國后被聯邦調查局(FBI)約談。

     

    由于在中蘇矛盾時楊振寧先生堅決站在中國立場,當時蘇聯報紙稱他為中共國際上的 “第五縱隊”;由于多次拒絕臺灣邀請,他還被美國當時親臺灣報紙稱為 “楊匪”。直至1980年,石溪當地報紙還刊登報道,FBI人員圍繞石溪大學活動。

     

    楊先生為中美建交,幫助新中國竭盡全力。

     

    他親任美國華人協會主席,力促在美華人支持新中國。在協會中,幾次受到當時親臺勢力的辱罵。

     

    鄧小平同志訪美期間,他親自組織會議歡迎。

     

    經歷上世紀80年代末,美國一百多位學者聯名聲明不與中國發生聯系。楊先生1990年回國為黃昆先生祝壽,會見了國家領導人。

     

    李政道先生1990年在蘭州舉辦核物理國際討論會。

     

    楊振寧先生曾親自動員日本在美的著名專家Arima(有馬朗人)來華參加李先生建議的學術會。他多次說過,他和李政道先生在幫助中國這點上是一致的,只是作法不同。

     

    坦率地說,李政道和楊振寧兩位先生的爭論,我覺得他們好像大象,而自己好像螞蟻,雖然我是高能理論出身,讀了很多量子場論。建議研究物理學史的學者仔細研究,包括1950年代初,他們二位各自主要研究什么,怎么就導致建議實驗判斷宇稱不守恒,而不是像某些自我膨脹的不懂裝懂者胡亂評論。


    李政道(左)和楊振寧,圖源wikipedia



    2


    推動中國物理研究

     

    1973年及以后,楊先生回國講學,受到毛主席、周總理接見時,楊先生建議中國應當重視基礎研究。這引發了其后周培源先生發表的文章。雖然當時政治氣氛變化,周先生受到批評,但毛主席批示,國內專業期刊、大學學報復刊,使得中國基礎研究一定程度上得以恢復。

     

    70年代末,由楊先生推動,促使中國物理學會理事長謝希德先生同美國物理學會主席馬爾夏克達成協議,中國的一批優秀的物理學家赴美有關大學合作研究,他們后來基本都成為了中國科學院院士。這其中包括北大甘子釗,清華前校長顧秉林,中科院物理所前所長楊國禎,中科院理論所前所長蘇肇冰,南京大學都有為等等。他們其后為中國做出了突出貢獻。

     

    這期間,楊先生以他的名望,得到香港,美國華人資助,設立了中美教育交流基金會(CEEC),資助了八十幾位中國各界學者去美國深造、合作研究,領域涉及數學、物理、化學、生物、醫學、航空、交通、核能、電力等。這里面有許多讓人感動的故事。有一次楊先生發燒,不顧夫人勸阻,為了取得資助,自己單程開車約兩小時參會,為CEEC爭取捐款。

     

    期間,楊先生在國內講了兩個國際重要方向成果:楊-米爾斯場和鏈模型的精確解,對我國的物理研究推動極大。

     

    1986年應陳省身先生邀請,楊先生在陳先生創立的南開數學所中建立理論物理研究室(簡稱 “理論室”)。在他指導下,理論室開始了我國數學物理的新方向,從零開始,短短不到十年時間,在國際占有一席之地。

     

    楊先生親自出席理論室召開的國際學術會議。他從香港募集捐款達三萬多美元,資助了十幾次國際會議的一流主講人的國際旅費等。

     

    他與理論室聯合招收博士生,有的畢業后由楊先生資助去他研究所工作一年。這些畢業生多數來自蘭州大學、東北師大,湖南師大等,他們共同特點是愛國,喜歡物理,為人厚道,但英語不好。由于楊先生指導的方向重要,現在他們很多成長為我國物理研究骨干。在20多位畢業生中,有6位獲長江學者,杰青資助,其中3位獲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1位當選為中科院院士。

     

    理論室成為國際上該領域的研究重鎮。

     

    上世紀90年代初,國際上量子力學實驗有新的進展。楊先生指示理論室,在國內組織量子力學新進展 “討論會”。1994年首次會議上,由中科大郭光燦教授首次在中國報告了量子密碼理論。潘建偉也參加會議,他現在成為我國量子科技領軍學者。到1996年,參加這個例會的已超過二百余人,大家重視了這一方向,才轉由其它單位另行組織。

     

    建立理論室這件事,楊先生從不宣傳。他的個性是做了,就盡責了,沒有興趣宣傳自己。

     

    1980年代,楊先生見當時國家教委主任李鵬時,提出提高國內知識界待遇,據說后來李鵬同志特意關注此事。

     

    楊先生一直支持中國派學生、學者出國學習,研究。

     

    在1980年代中,曾有人對派出國一事表達不同意見。在有官員征求意見時,他回答說,我就是出國不回來的,不能反別人出國,現在是要有我和李政道接班人的問題。

     

    楊先生以他獨立的科學見解,曾在許多方面給中國提出有益的建議。例如,1980年他提出中國要發展自由電子激光(FEL),1990年代專門上書中國有關部門,中國應發展X-波段FEL,可以用于蛋白鍵分析等。他還動員他的學生、美國布魯克海文國家實驗室的余理華具體幫助。

     

    1983年,他提出要重視液晶理論的進展。

     

    上世紀90年中,他提出中國物理學者要投入冷原子的玻色—愛因斯坦凝聚(BEC)。當時沒料到其后產生兩項諾貝爾獎。還好,由于接受他的建議,我國涌現了一批優秀的物理學者。



    3


    回歸清華

     

    上世紀90年代中,楊先生轉移重心,關注清華物理的發展。清華大學放眼世界,要建設國際一流的研究中心,與楊先生的清華心結一拍即合。

     

    清華大學建立高等研究中心(以下簡稱 “中心”)請楊先生主持。清華建了三棟住宅樓,楊振寧先生和林家翹先生回國居住。自此,楊先生加入清華,努力完成他的畢生的清華情結。他親自培養博士生,給大學生講基礎物理,邀請國際一流學者去中心講演。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捐助。中心成立初期,楊先生代表全家給中心捐獻100萬美元現金,包括他的諾貝爾獎金在內,幾乎絕大部分積蓄都捐給了中心。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知道,25年前這筆錢在中國可以買到什么房子。繼而,楊先生通過各種渠道,已經給中心募集到了約1500多萬美元資金存帳。他請美國賽蒙斯捐助為中心建設了專家樓。他還把國家給他每年的工資全部捐給了清華,自己去香港中文大學講學,供家中開銷。

     

    楊振寧先生明年就百歲壽辰了。作為二十世紀的偉大的物理學家,他受到國際同行的高度尊敬和贊揚。他熱愛中國,默默地做出了杰出貢獻。這本是公認的事實。然而在他一生熱愛的中國土地上,竟有人不斷造謠甚至謾罵。對付某些不敢署名的網絡流氓,只有法律手段才能揭穿其嘴臉。為了澄清一些不了解實情的網客,我只是耐心列出了解的事實真相。

     

    網絡上對楊先生攻擊性言論一部分容易混淆視聽的是為什么他不早回國,年紀大了回國養老。

     

    一個人的生活軌跡常常是由各種因素決定的,個人有個人的環境條件,愛祖國就好。楊先生在國外為祖國做了國內做不到的事,起了重大作用,否則可以問這些網客,你爺爺為什么不參加紅軍,八路軍?

     

    據我所知,許多浴血奮戰的革命老前輩的后代對楊先生倒是很尊重,因為他們受前輩熏陶,明辨是非。

     

    還有人以鄧稼先先生舉例。其實當年在清華園,楊先生和鄧先生的父親都是清華教授,楊振寧和鄧稼先都就讀于崇德中學。他們成為好朋友,并保持終生友誼。1947年起國民政府無力資助留學生,當時楊先生在芝加哥大學有工資,他同時資助鄧先生完成學業。馮友蘭先生曾以此事教育他在美國的兒子,有馮先生明信片為證。

     

    楊振寧兄弟(左、右)與鄧稼先(中)1949年于芝加哥大學,圖源wikipedia


    文革中,鄧稼先先生被隔離,楊先生見周總理,提出想見鄧稼先。在周總理指示下,鄧才被放出,到了北京,正如鄧稼先和夫人所說,冥冥中,救了他。

     

    得知鄧先生患癌后,楊先生向美國國務院多次申請,買到尚未正式批準銷售的治癌藥品,托人帶給鄧家。

     

    至于楊先生回到清華前后對國家的貢獻,上面已經說的清楚。我深感到,我國某些人洋奴思想仍未清除,一些人象神一樣膜拜英國霍金等(雖然有貢獻),卻對中華民族引以驕傲的兒子百般攻擊,真讓人費解。

     

    如果用心了解一下,就會發現在網上攻擊楊先生的大體是三種人:某些極端的 “女權主義者”,他們掩蓋政治上的失意,因為國家歡迎楊先生回國,遂以此為口實表達不滿;有一類是網絡水軍,例如某人網上指責楊為什么不早回國,自己卻千方百計聯系出國。自己不回國,卻指責楊先生不早回國。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攻擊來自美國。在我國大力吸引國外華人學者回國時,其動機不言自明。

     

    有些網絡流氓編造謊言、謠言。有的謊言甚至涉及楊先生的孫女,稍稍查證,該謊言出現時,楊的孫女才8歲。造謠者到了不知羞恥的地步。對這類人,按法律應該提起訴訟。

     

    楊先生提出反對中國斥巨資建造超高能加速器后,很少人從學術上與他辯論。但出現某些水軍以另外形式攻擊楊先生。

     

    作為高能理論奠基人之一,楊先生早就預見到高能物理已不再是朝陽科學。高能物理也不再是以巨資建高能加速器為主導方向。

     

    高能所前所長,我國加速器事業奠基人之一方守賢院士(已故)已做出了榜樣。他早看到這點,因而他主張單環加速器發展為雙環,即增加亮度,而不是提高能量。他還重視上海光源,散裂中子源(由陳和生院士負責)。臨終前幾年,他主要精力放在小型質子加速器治療癌癥方面。這些都屬于高能物理與國民經濟技術結合的方向。實際上,方先生的成就表明,高能物理如能密切結合國家技術經濟需求,還是大有用武之地。

     

    楊先生提出的自由電子激光(FEL)也是有實際用途的加速器。楊先生只不過告誡我們,物理發展到今天,有新的廣闊天地去創造,而不是花幾百億做些用途不大的東西。日本決定不造超高能加速器就是例子,而美國早就砍掉了比它花錢還少的項目。兩彈一星功勛之一王淦昌先生生前努力提倡發展宇宙射線,積累數據,耐心等天外來客,發現超高能粒子費用不多,但要發揮物理到極致,實為金石良言。(知識分子2016年文章:楊振寧:中國今天不宜建造超大對撞機 | 獨家

     

    某些外國人士不去動員他們國家大干,甚至說 “中國有的是錢,讓他們干”,真把我們當傻子了。楊先生敞開心扉,為國家著想,一片真心貢獻意見,卻受到某些水軍的側面攻擊。而有趣的是,水軍中,有人千方百計謀求出國,有的已在海外不歸。

     

    至于楊先生與翁帆的婚事,是他們自己的事,外人無權過問。人家有感情,多年來早已證實,關別人什么事?一些人對徐志摩搶別人老婆,津津樂道,卻裝出正人面孔攻擊楊先生。稍微了解事實的人都知道,翁帆對楊先生照顧備至。楊先生幾次大病,如果沒有翁帆,絕對難以挺過來。她對于這位國際科學巨星的關愛幫助,值得尊重。

     

    楊先生多次談起,他離開中國時,那種貧窮落后是我輩難以想象的。他事業有成,盡全力為祖國做貢獻,定居到他心中的樂園——清華園,近百歲的年紀仍然默默為祖國做奉獻。

     

    我們真心尊敬楊先生,而鄙視那些網絡流氓。


    楊振寧先生近照(資料圖)

     

     附  記 

    本人雖已退休,但研究興趣不減,撰寫此文只是表達一個中國物理工作者對楊先生的敬重。對于中華民族這位優秀兒子,我感到如果社會輿論由網絡流氓主導,那真是社會的悲哀。

    另外,本人沒有楊振寧先生那么有涵養,如出現對本人的匿名攻擊,定會以法律(包括民法234條)為依據,委托律師追糾有關網站和網絡流氓的責任。

     

    制版編輯 盧卡斯



    參與討論
    1 條評論
    評論
    • 王曉明 2021/07/29

      httpszhuanlan.zhihu.comp365930969 中國宋代就有宇稱不守恒的實物透光青銅鏡

    知識分子是由饒毅、魯白、謝宇三位學者創辦的移動新媒體平臺,致力于關注科學、人文、思想。
    訂閱Newsletter

    我們會定期將電子期刊發送到您的郵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