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打算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男人怎么平衡,女人就怎么平衡-深度-知識分子
<bdo id="mkicq"></bdo>
  • <samp id="mkicq"><label id="mkicq"></label></samp>
  • <acronym id="mkicq"></acronym>
  • 你打算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男人怎么平衡,女人就怎么平衡

    2021/05/09
    導讀
    最好的母親節禮物,就是讓母親不必撕裂著取舍

    pixabay.com


    撰文 | 游識猷

    責編 | Cloud


    ●               ●               


    - “生二胎嗎?”

    - “不想要。生不起。”


    不知不覺間,中國人的生育意愿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在被問到 “你覺得一家有幾個孩子最理想” 這樣的問題時,很多人會回答一個,即使是喜歡孩子的一般也就回答兩個。


    一般來說,“理想的孩子數”,會大于 “計劃生育的孩子數”。而 “計劃生育的孩子數”,又會大于 “實際生育的孩子數”。想生的,未必生得起。生得起,又未必生得出。


    當大家共同的理想孩子數不過是1~2個時,總和生育率一路走低,也就是必然之事了。從20世紀90年代起,我國的生育率就沒有超過世代更替水平過。即使開放了 “全面二孩”,也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不止中國,全世界的生育率也都不太好看。全球224個國家里,生育率低于世代更替水平的有96個。討論人口下降的《空蕩蕩的地球》里,提出了幾個導致生育率下降的原因,比如:


     城市化讓小孩變成負擔,而非勞動力;

    避孕方法的發展,讓女性可以控制自身的生育;

    公共衛生(潔凈的飲用水、疫苗)讓嬰幼兒死亡率大幅下降,所以不必 “多生幾個以防不測”;

     傳統會勸生催生的力量——親戚以及宗教,影響力都大不如前。


    如今,許多女性更審慎地對待生育問題。如果說一孩還因為社會壓力而是某種 “必需品”,那么二孩就是絕對的 “奢侈品”。在生二胎時,很多女性都堅持 “條件不夠就不生”。




    為什么不想生二孩?


    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經濟壓力


    不論哪個地方,托育和教育費用都讓人覺得壓力山大。如果再考慮到為了孩子而支出的購房費用,或者未來孩子成家立業需要存的 “六個錢包”,就更讓人覺得 “養不起” 了。


    即使今年養得起,明年也不一定養得起。對未來經濟的不確定,也讓人們不敢生。


    如果35歲就要面臨找不到工作的危機,還怎么養小孩?很多人覺得自己的工作和收入都不穩定,未來可能會下降甚至歸零。而每養育一個孩子,就等于背上了至少十八年的大額貸款。


    即使有錢,也不一定有人手。如果夫妻雙方里的一個人回家帶娃,家庭的風險抵抗能力就會下降。如果老人來隔代帶娃,則要面臨不同代際之間的沖突和矛盾。如果選擇家政或者托班,各種虐童的負面新聞又讓父母膽戰心驚。


    就算以上都解決了,還有孩子看病難,入園入托難,公立進不去,私立費用高等等問題。2019年鄭州的研究里,國企女職工的孩子只有25%想方設法擠進了便宜又高質量的公立幼兒園。其余都不得不選擇昂貴又質量差的私立幼兒園。


    另外,目前職場的工作時間,和孩子的上學接送時間常常是沖突的。如果家長總是請假接送,就會面臨難以晉升甚至失業的風險。


    最后,隨著價值觀變遷,孩子帶給父母的滿足感其實在下降。現在的父母更希望靠自己實現夢想,而不是寄希望于孩子來實現夢想。至于孩子曾經提供的養老、提供心靈慰藉等功能,如今也可以靠社會化養老、興趣愛好等其他方法來滿足。


    現在,只有一小部分家庭優越、經濟穩定、幸福感較強的女性,能沒有后顧之憂地生育二胎。


     2017年,湖南的研究顯示,女職工生育期間得到的勞動保護越好,越是愿意生育二孩。

     2019年,河南的研究顯示,女性得到的家庭支持和生活照料越多,幸福感越強,身體越健康,就越是愿意生育二孩。

     2019年,福建的研究顯示,主觀幸福感越高,城市居民的二孩生育意愿越高。公共教育滿意度越高,農村居民的二孩生育意愿越高。




    讓女性回家,生育率就會高了?


    生育率和人口,已經成了人們關注的熱點。


    在這個問題上,一些歧視女性的聲音也開始出現。比如常常出現這樣一種論調——讓女人出來工作,生育率才下降了。只要恢復到讓女人回家帶娃,生育率自然就會上升。


    很遺憾,這種想法不但歧視女性,而且可能會進一步惡化生育率。


    城市化,已經讓孩子從 “勞動力” 變成了純粹的 “吞金獸”。對科學育兒和對學歷教育的追求,都讓養育孩子的成本水漲船高。即使退回到男性獨自養家,女性照顧家庭的模式,很多家庭也會因為擔憂經濟風險而不敢多生。


    支持女性即使生育也能重回職場,長遠來看才是提升生育率的好辦法。


    傳統理論,加里·貝克爾(Gary Becker)的新家庭經濟學認為,女性越是參與職場,收入越高,生育成本就越大,養育的子女就越少。因此,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應該與生育率成負相關。


    然而,近年來的研究卻發現,女性收入和子女數目不是簡單的收入越高,子女越少。而是一條先降后升的曲線。當女性的收入升高到一定地步,生育的子女數目反而會上升。


    事實上,貝克爾的結論在1970-1980年之前是成立的。但在此后,事情發生了變化。


    清華大學的研究者統計發現,1985~2010年間,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女性勞動參與率越高,總和生育率往往也越高。


    女性勞動參與率越高的國家,總和生育率也越高 | 參考文獻[3]


    悉尼大學的研究者,也總結出了類似的曲線。瑞典、丹麥、挪威等北歐國家,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和生育率都遙遙領先。


    不同國家女性就業率與生育率之間的關系 | theconversation


    2009年,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研究者在《自然》發文提出,隨著人類發展指數提高,社會更加進步,兩性更加平等,生育率會先下降,然后緩慢回升。


    轉折點在人類發展指數0.9左右,這大致相當于75歲的預期壽命(我國已經達到76.9歲),25000美元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我國現在在10262美元),以及衡量識字率和入學水平的教育指數達到0.95(我國現在大概在0.66左右)


    隨著人類發展指數(橫軸)的提升,生育率(縱軸)會先下降然后爬升。人類發展指數0.9左右是轉折點。| 參考文獻[7]


    說回中國,和很多人的想象不同,其實我國按照省份來看,女性勞動參與率與生育率,一直都是正相關的。


    中國省級女性勞動參與率與總和生育率 | 參考文獻[3]


    上圖中,北京上海的女性勞動參與率低,主要是因為受教育時間長,因此15-19歲之間很少參與勞動;另外比較能保證按時退休,因此55歲后勞動參與率迅速下降。


    當然,其中還牽涉到各省份經濟發展不均衡等原因。但至少可以說明,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和生育率之間,絕不是簡單的 “退出職場就會多生孩子” 的關系。


    而就國家總體來看,由于促進兩性平等的措施力度減弱,這幾年中國總體的女性勞動參與率其實在下降。同一時間段內,總和生育率并沒有因為女性 “回歸家庭” 而上升,相反,我國的總和生育率在不斷下降,如今已經遠遠低于世代更替水平。


    我國勞動參與率的性別差距在變大,其他國家在縮小 | PIIE




    提升女性勞動參與率,才是正道


    要提升如今的生育率,辦法絕不是回到低人類發展指數時的路子——把女性趕回家庭。


    人不能再次邁入同一條河流。社會已經改變了。我們不能退回低財富、低壽命、高死亡率、高文盲率的狀況,也不能犧牲一半人口的潛力和生產力。


    尼日爾(非洲中西部國家)有全世界最高的總和生育率——6.91,平均每位女性生六七個孩子 | Tim Cocks, Reuters


    如今,很多女性會選擇先立業再成家。先發展職業,到自己 “收入下降” 和 “脫離勞動力市場” 的風險降低到一定程度時,才選擇生育。不會被職場拋棄,有存款或收入,是她們生育的前提。


    有意思的是,與具有傳統性別觀念的女性相比,具有現代平權觀念的女性更可能獲得相對更高的收入,從而抵御生育風險。


    2019年的一個研究分析了中國綜合社會調查數據,發現觀念極其傳統守舊的女性,工資收入比對應的男性收入低了58%。而觀念現代平等的女性,工資收入則比對應的男性收入低了25%。


    在女性群體中,平權意識越高,收入就越高 | 參考文獻[4]


    某種意義上,這意味著認同 “男主外女主內” 的女性,越可能 “生不起”。而越是認同 “男女平等,同工同酬” 的女性,越可能 “生得起”。


    在生育帶來的風險足夠可控時才生育,不止是女性的理性選擇,也是很多男性的理性選擇。在經濟波動大、個人責任大的今天,雙薪家庭無疑更能抵御各種風險。


    促進兩性平等,減少兩性同工不同酬的現象,讓女性有信心有辦法回歸職場,才是真正的 “催生藥”。


    而政府制定的影響生育率的家庭政策,可以被大致分為三類:


    1

    通用型家庭政策(general family support):

    鼓勵“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性別分工。比如給每個孩子定額的育兒補貼,給母親一定長度的育兒假。由于女性的收入一般低于男性,這樣的政策更鼓勵女性為了育兒和家庭退出職場。這種類型的例子有意大利。

    2

    雙薪型家庭政策(dual-earner support):

    鼓勵父母雙方都實現 “家庭-工作” 的平衡。比如為生育的女性保留職位,給予的育兒補貼與母親薪酬相關(母親原本的薪水越高,則休育兒假期間補貼越多),給父親專門的 “父親育兒假”。這樣的政策,會保證女性不會因生育離開職場,鼓勵男性更多地參與育兒,促進兩性平等。這種類型的例子有瑞典。

    3

    市場型家庭政策(market-oriented):

    政府不太主動干涉社會里的性別分工,以上補貼都不多,讓市場來解決生育中遇到的困難。這種類型的例子有美國。


    近些年來,發達國家發展家庭政策的重點,是雙薪型家庭政策。越來越多的國家意識到,幫助女性不要因為生育退出職場,才是 “經濟-人口” 的雙贏之道。




    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工作與家庭,本不該是互斥的關系。一段令人滿意的人生里,本來就該有工作也有家庭,有實現個人價值,也有建立情感鏈接。就像一份健康的食譜里,本來就該有主食,有蛋白質,也有蔬菜水果。


    希望有一天,母親們不必再被問到 “你打算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男人怎么平衡,女人就怎么平衡。如果沒有人能夠平衡,說明社會到了應該改變的時候。


    最好的母親節禮物,就是讓母親不必撕裂著取舍。


    工作和家庭,我全都要。


    本文原載于《果殼》,原標題為“生育率降低怎么辦:不是把女性趕回家,而是讓母親能重歸職場”,《知識分子》獲權轉載。

     參考資料

    [1]魏煒,林麗梅,盧海陽,鄭思寧.主觀幸福感、公共教育滿意度對居民二孩生育意愿的影響——基于CGSS實證分析[J].社會發展研究,2019,6(03):120-134+244.

    [2]田文靜,羅陽,王翠雪,宋曉艷,郭紫璆.孕產期勞動保護規定實施現狀及其對在職育齡女性二孩生育意愿的影響——以湖南省為例[J].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學報,2017,31(05):51-60.
    [3]蒙克.“就業—生育”關系轉變和雙薪型家庭政策的興起——從發達國家經驗看我國“二孩”時代家庭政策[J].社會學研究,2017,32(05):218-241+246.
    [4]卿石松.中國性別收入差距的社會文化根源——基于性別角色觀念的經驗分析[J].社會學研究,2019,34(01):106-131+244.
    [5]張慧娟. 城市職業女性二孩生育意愿的影響因素研究[D].鄭州大學,2019.
    [6]Becker, G. S. (1991).  A treatise on the family. Cambridge, London.
    [7]Myrskyl?, M., Kohler, H. P., & Billari, F. C. (2009). Advances in development reverse fertility declines. Nature, 460(7256), 741-743.
    [8][加]達雷爾·布里克 ,[加]約翰·伊比特森,空蕩蕩的地球:全球人口下降的沖擊,機械工業出版社
    [9]想生娃,工作也不落下?看看這些國家怎么幫助女性. (2019).  果殼 https://mp.weixin.qq.com/s/ohxn_X9fEDc76GDPVeVhwA
    [10] 王彭湖、林偉,北京市女性經濟參與率和就業狀況分析——兼與上海比較


     制版編輯 | 盧卡斯



    參與討論
    0 條評論
    評論
    暫無評論內容
    知識分子是由饒毅、魯白、謝宇三位學者創辦的移動新媒體平臺,致力于關注科學、人文、思想。
    訂閱Newsletter

    我們會定期將電子期刊發送到您的郵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