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舌尖上的太空:從肉泥牙膏、韓國泡菜、日本料理,到魚香肉絲-資訊-知識分子
<bdo id="mkicq"></bdo>
  • <samp id="mkicq"><label id="mkicq"></label></samp>
  • <acronym id="mkicq"></acronym>
  • 舌尖上的太空:從肉泥牙膏、韓國泡菜、日本料理,到魚香肉絲

    2021/08/02
    導讀
    載人航天“吃的歷史”又是如何發展的呢?
    READING
    導讀


    2021年6月17日,我國神舟十二號載人航天飛船成功發射,將航天員聶海勝、劉伯明和湯洪波送往天宮號空間站[1]。這一次,三位航天員要在軌駐留3個月,他們吃什么,怎么吃,也成為地球上的我們關注的焦點。載人航天已有半個多世紀的歷史,那么“吃的歷史”又是如何發展的呢?


    撰文 | 何義均

    責編 | Winner


    01

    早期歷史:用擠牙膏的方式打開


    1957年,當蘇聯將太空狗萊卡(Laika)送入太空時,工作人員為它配備了高營養膠狀的食物,遺憾的是,它未能在這次太空之旅中幸存。


    4年后,人類第一次進入了太空,當時,蘇聯宇航員加加林(Yuri Gagarin)利用一個牙膏狀的管子,把肉泥和巧克力醬擠入口中食用[2]。同年,另一位蘇聯宇航員蒂托夫(Gherman Titov)在太空中發生了嘔吐,他也因此成為第一個患有太空病(space sickness)的人。

     

    太空競賽開始時,美國水星計劃(1959–1963)的研究人員并不了解先前蘇聯的經驗。對于人類在沒有重力的狀態下能否吸收食物,地面上的科學家們也沒有達成共識。


    1962年,美國宇航員格倫(John Glenn)帶上了80千卡的蘋果醬、130千卡的牛肉和肉汁以及60千卡的蔬菜進入太空,同樣選擇了將食物裝在牙膏一樣的管子中,相對蘇聯宇航員略為幸運的是,他還帶了一根吸管。格倫也向地面的美國科學家證實:微重力不會影響自然的吞咽過程,吞咽是由食道的蠕動促成的[3]


    水星計劃食物。圖源:https://www.nasa.gov/audience/forstudents/postsecondary/features/F_Food_for_Space_Flight.html


    盡管人類于1961年就第一次進入太空,但是太空食品這個概念卻是在兩年后才提出的。1963年,美國國家科學院發布相關報告,開始關心宇航員在太空中的營養問題。


    報告指出,這些食物需要簡便、易操作、易儲存、體積小、廢料少,要滿足個人的營養需求,還特別指出要控制腸胃氣的產生[4]。宇航員在太空中吃飯不僅僅是一項實驗,也是補充他們的營養需求。太空食品的系統研究也意味著,人類飛向太空的目標絕不僅僅是短途旅行這么簡單。


    02

    向“黑暗料理”反抗


    除了牙膏管里的食物外,水星計劃的宇航員還配有一口大小的方塊、凍干的粉末。這些食物不僅難以下咽,還不易處理,比如凍干食物添水這一步驟很難操作,碎屑難以在失重環境收集等等。直到美國宇航局推進到雙子座計劃(1965–1966)并準備登月時,航天局才最終聽取了宇航員的抱怨。


    雙子座的宇航員可以吃到固體的食物了!這是一項巨大進步,玉米、小麥等方塊食品被包裹在明膠中,這樣可以減少碎屑,放在塑料容器中的凍干食品還可以防止細菌的增生。在雙子座7號上,每位宇航員每天的食物,被嚴格限制在0.77公斤、110立方英寸,這還必須包括食品的包裝。

     

    然而,在雙子座計劃中,宇航員格里索姆(Gus Grissom)對美國宇航局的膳食選擇依然不滿,以致在雙子座3號上,約翰·楊(John Young)偷帶了一個腌牛肉三明治,并與格里索姆分享(計劃中約翰·楊只能吃規定的食物;格里索姆不吃東西)


    這是美國宇航局的第一次雙人任務,也是第一次在軌道上分享食物。不過,他們在吃了幾口之后就不得不把三明治藏起來,因為黑麥面包的碎屑在機艙內飄蕩[5]。一些國會議員對此非常生氣,他們調查了違禁食品是否危及任務,并召開了聽證會。

     

    到阿波羅任務開始時,情況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人們越來越多地采用濕包裝(Wetpack)食品,它們更接近于普通食品的粘稠度,不會有碎片飄落,雖然有點黏糊糊的,里面通常裝著肉醬意大利面、香腸餅和燉雞[6]


    還有一種罐頭,盡管這些罐頭產品的重量大約是凍干食品的4倍,但是它們的體積小了很多,一名宇航員一周的食物可以裝在一個相當于三個鞋盒大小的容器中[7]


    國空軍航空醫學學院和納蒂克陸軍實驗室研究出了新的熱水供應方法,使冷凍干燥食品的再水化變得更加簡單,這讓食物更加可口。他們還發明了勺子碗,這是一種特殊的塑料拉鏈容器中,配有一個勺子,水分可以讓食物粘在勺子上,宇航員就可以像在地球上一樣吃飯。但是為了不刺激到宇航員的腸胃,產生不必要的麻煩和廢物,這些食物依然很少使用香料。


    03

    吃得快樂,吃得新鮮


    改良食品和解決長期儲存的問題,對航空食品的開發者來說是一個挑戰,與此同時,他們還面臨著醫學的嚴格要求。一直以來,醫學家們就宇航員的礦物質平衡進行了跟蹤研究,來測量宇航員的鈣和氮的攝入和輸出,為了解長期失重對人類的影響。雙子座計劃顯示,宇航員的骨骼中出現了鈣缺失,肌肉中缺失了氮[8]

     

    20世紀70年代,美國首次實行了空間站實驗,在“天空實驗室(Skylab)”中,對宇航員的營養制定有了更詳細的計劃,也豐富了他們的飲食,為此空間站的生活區還配備了冰箱和冰柜。因為宇航員計劃在空間站中停留數周甚至數月,他們的心理健康也被考慮,為了滿足就餐的愉悅感,空間站中還配有一個專門用于就餐區,腳踏板代替了椅子,船員們能夠圍在一張桌子周圍一起吃飯。


    圖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S73-20236.jpg#filelinks


    此前的航天器使用燃料電池,產生的水作為副產品,可以回收到食品系統中,而天空實驗室使用太陽能電池供電,所以需要補水的食品受到限制。為此,美國宇航局第一次將一個專門的食品儲存冰箱送入太空。為加熱這些冷凍食品,還有一個專門的食物加熱盤,這是一個帶有獨立隔間的裝置,利用傳導作用來加熱食物包裝。

     

    天空實驗室的菜單上共有72項,包括火腿、辣椒、土豆泥、牛排、蘆筍、冰激凌,等等。后來發現,德式土豆沙拉因其醋和洋蔥的重口味而受歡迎,宇航員們吃完了全部四罐存貨。宇航員也喜歡一些更辛辣的食物,因為失重造成的鼻竇充血使他們的味覺和嗅覺變得遲鈍。其他受歡迎的包括雞尾酒蝦、黃油餅干、紐伯格龍蝦、新鮮面包、冰激凌。固定在地板上并裝有腳和大腿約束裝置的餐桌和椅子,也讓人們有了更正常的飲食體驗。

     

    在宇航員的要求下,美國宇航局還曾為一次天空實驗室任務購買了奶油雪利酒,并包裝了一些用于在減重飛機上測試。在微重力環境中,氣味迅速滲透到環境中,并發現這會引發吞咽反射。由于擔心公眾對將酒精帶入太空的反應,美國宇航局最終放棄了該計劃。

     

    到了20世紀70年代中期,蘇聯Salyut空間站(1971-1986)的宇航員和航天員能夠吃到新鮮的食物,軌道太空花園種下了西紅柿、香菜和黃瓜,有些人甚至可能喝一口葡萄酒或伏特加[9]。這一開創性的溫室促成了后來Salyut站、和平號和國際空間站上都開始種植植物。


    自2002年以來,小型LADA溫室系統一直被用于國際空間站上,以研究植物在微重力條件下如何生長,并為宇航員種植可食用蔬菜。LADA包括一個控制模塊,被送到空間站時已經配備了植物在太空中生長和食用的根部介質。


    04

    太空飲食多元化


    現代宇航員雖吃不上山珍海味,但各色各樣的太空食物已經不一而足。自21世紀以來,國際空間站有足夠的空間來儲存200種食物,其中大部分都不再是干巴巴的東西。當年還不得不上聽證會的食物——三明治,如今已經成為一種常規食物,美國宇航局現在甚至讓宇航員在發射時帶著一個三明治,還是熱的。

     

    在和平號空間站(1986-2001)上,美國和俄羅斯聯合提供食品。兩國同意共同制定營養和食品質量標準,包括微生物學、味道和適口性評估。美國和俄羅斯的機組成員在飛行前品嘗了食物,以確定其可接受性,菜單計劃包括每24小時4頓飯,所有的食物都是在環境溫度和壓力下儲存的,沒有冷藏。水的供應僅限于回收的冷凝水,并由其他航天器對接期間發射的飲用水補充,因此,脫水食品的使用有限。

     

    而國際空間站(1998-)上大約50%的食物以熱穩定形式出現,同時還配有凍干、輻照和天然形式的食物。宇航員在抵達國際空間站時不必帶著整6個月的食物供應,因為補給車每隔幾個月就會來一次。國際空間站上唯一的冰箱是用來儲存生物實驗的,所有的食物都必須在貨架上至少保存18個月,不過已經有一個小型的冷卻器,這樣宇航員就可以喝到冰鎮飲料。

     

    失重會導致一種被稱為流體轉移的現象,使頭部感到充血,這會影響嗅覺和味覺;氣味也不會像在地球上那樣上升和消散,而會被包含食物的包裝所抑制,香氣也不會那么容易到達鼻子。因而太空中食物的味道不太一樣。因此,宇航員往往對香料食品有所偏好,國際空間站上有很多調味品,都是以液體形式出現的。胡椒懸浮在油中,鹽溶解在水中,都是用滴管瓶添加到食物中。在軌道上搖晃鹽和胡椒很容易造成空氣中的危險,它們必須以液體形式存在。

     

    世界各地的宇航員甚至可以選擇個性化的菜單。韓國人帶上了泡菜,日本人帶上了壽司,俄羅斯人帶上了羅宋湯,瑞典人帶著駝鹿肉……

     

    現代人離不開的“快樂水”可樂很早就被帶上了太空,但因為氣體造成了一種“濕式打嗝”的嘔吐而不被看好。但是1985年,通過一種特殊的裝置,太空人成功地喝上了快樂水。

     

    而意大利宇航員則成為第一個在太空中喝現煮咖啡的人。兩家商業公司為國際空間站開發了一臺濃縮咖啡機,除了熱飲外,它甚至可以制作肉湯。該設備在空間站上不僅起到了改善生活的作用,它也是空間流體動力學的一個實驗[10]


    05

    滿足中國胃


    2003年10月,中國開始了第一次載人航天飛行,宇航員楊利偉帶著并吃了特別加工的魚香肉絲、宮保雞丁和八寶飯,還喝了特制的涼茶。隨后,越來越多的特色美食加入到中國太空餐的菜單中,滿足了宇航員的“挑食”。

     

    在天宮二號的特別來電中,航天員景海鵬特別提到今天吃了“早餐有粳米粥、椰蓉面包、五香鵪鶉蛋、醬香芥菜等,總共7種食品;中午有8種,包括什錦炒飯、肉絲炒面、土豆牛肉、紫菜蛋花湯等;晚上有8種,有綠豆炒面、牛肉米粉、蝦仁雞蛋、什錦罐頭等;加餐有5種,包括麻辣豬肉、蟹黃蠶豆、香辣豆干等。[11]”我國航天美食目前有100余種,包括主食、副食、即食、飲品、調味品、功能食品等,每天航天員的食譜都可以來一曲《報菜名》。


    來源:[12]


    此外,天宮號還配有植物栽培實驗室,實驗室種植生菜的安裝裝置是3D打印的尼龍性輕便材料,與生菜一起成為空間站的獨特景致,來探求作物如何在太空中生長,盡管暫時只是用于采樣數據[12],但是相信不久的未來,宇航員就可以在太空中自給自足。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不同地域的中國人,運用各自智慧,適度、巧妙地利用自然,獲得美味的食物。……他們在埋頭種地和低頭吃飯時,總不會忘記抬頭看一看天[13]。”如今,仰望的天空已經成為了中國人的另一處居所,不久的將來,太空人是否也會在天空對食物加以利用,烹飪出獨特風味的“舌尖上的中國”?


    參考文獻: 

    [1] http://www.xinhuanet.com/2021-06/17/c_1127572883.htm

    [2] https://discoverspace.org/exhibit/space-food/

    [3] Lane, Helen W., and Daniel L. Feeback. "History of nutrition in space flight: Overview." Nutrition 18, no. 10 (2002): 797-804. https://doi.org/10.1016/S0899-9007(02)00946-2

    [4]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1963. Working Group on Nutrition and Feeding Problems. Washington, DC: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https://doi.org/10.17226/12419.

    [5] https://www.discovermagazine.com/the-sciences/first-food-in-space-toothpaste-tubes-of-applesauce-and-beef

    [6] https://www.history.nasa.gov/alsj/a11/Apollo11_Press-Kit_restored.pdf

    [7] https://www.nasa.gov/pdf/143163main_Space.Food.and.Nutrition.pdf

    [8] Compton, W. David, and Charles D. Benson. "Living and Working in Space: A History of Skylab." (1983).

    [9] H?uplik‐Meusburger, Sandra. "Astronauts orbiting on their stomachs: The needs to design for the consumption and production of food in space." Architectural Design 84, no. 6 (2014): 114-117.

    [10]https://science.nasa.gov/science-news/science-at-nasa/2015/10jul_spacecoffee

    [11]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11/05/c_1119856866.htm

    [12]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11/13/c_1119900553.htm

    [13]《舌尖上的中國》


    制版編輯 | Morgan


    參與討論
    0 條評論
    評論
    暫無評論內容
    《賽先生》微信公眾號創刊于2014年7月,創始人為饒毅、魯白、謝宇三位學者,成為國內首個由知名科學家創辦并擔任主編的科學傳播新媒體平臺,共同致力于讓科學文化在中國本土扎根。
    訂閱Newsletter

    我們會定期將電子期刊發送到您的郵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