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島事件十周年,污染被控制住了嗎?-資訊-知識分子
<bdo id="mkicq"></bdo>
  • <samp id="mkicq"><label id="mkicq"></label></samp>
  • <acronym id="mkicq"></acronym>
  • 福島事件十周年,污染被控制住了嗎?

    2021/04/14
    導讀
    如果相關部門不能妥善處理存儲的核污染水,那么過去十年清理日本核電站的工作或許會功虧一簣



      
     開欄的話



    科學無國界,而在今天這個愈加多元化的世界,信息的互通互聯愈發重要。今年,《知識分子》計劃從國外知名的科學媒體中選取一些優秀的科學報道和科普文章,與讀者分享。  

    《Knowable Magazine》是非盈利科學出版機構Annual Reviews旗下一個形式豐富、內容深度的數字媒體。我們也很高興地宣布,《知識分子》與《Knowable Magazine》在內容方面達成深度合作,未來將定期介紹《Knowable Magazine》佳作,以饗華人讀者。

    ——《知識分子》編輯部

           

            Annual Reviews旗下的Knowable Magazine非常高興宣布與《知識分子》建立新的合作伙伴關系,以更好地實現學術知識為大眾所用的目標。Knowable Magazine通過新聞鏡頭探索科學世界。Annual Reviews是一家非營利的出版社,為科學發展和社會福祉而致力于信息整合。讀者可以通過郵件訂閱我們的周報,或登錄網站knowablemagazine.org閱讀文章。

    ——Eva Emerson, Knowable Magazine主編




    日本福島核廢水處理的儲存罐,圖源tepco.co.jp


     -編者按 -

    2011年3月,福島遭遇大地震和海嘯,當地的兩座核電站受到影響,其中第一核電站泄漏。

    過去十年中,冷卻受損反應堆的水和流入反應堆的地下水不斷累積,已超120萬噸,且仍以每天100噸的速度增加。日本政府將這些含有放射性的核污水存儲在核電站的水箱中。但容量有限,很快捉襟見肘。

    在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監督下,日本每月提交一到兩份排放信息和海水監測報告,并曾于2016年提出五種排放方案,其中排放入海的方案花費的時間和資金最少。

    4月13日,日本正式決定將上百萬噸核廢水過濾并稀釋后排入大海,這也意味著負責處理的東京電力公司(TEPCO)將在未來兩年內開始準備排放。

    這一決定引起爭議。盡管國際原子能機構支持該決定,稱其“技術操作可行,且符合國際標準”,但它遭到了一些環保組織的反對,認為這項決定低估了放射性風險,侵犯了太平洋地區居民的權利。中國政府對此表示嚴重關切,要求日方審慎對待福島核電站核廢水處置問題。其他鄰國如韓國也表示反對。美國國務院則回應支持該決定。

    爭議重點在于,核污水中哪些放射性物質會造成危害,以及達到什么標準才能排放入海。

    本文作者Ken Buesseler是美國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的海洋放射性研究專家。他參與了十年前的核事故污染調查,且在過去十年中幾乎每年都返回福島了解情況。他認為,到目前為止日本的污染處理未給海洋帶來嚴重危害。目前核廢水中超標的氚無法去除,不過對活細胞的危害較小。而福島核廢水中除了氚之外的其他放射性元素的情況,是他的關注重點。

    這篇文章首發于今年3月福島核事故10周年之際,作者在文中呼吁日本透明化數據,提供更多放射性元素的信息。


    撰文|Ken Buesseler, Knowable Magazine

    翻譯|于茗騫

    責編 | 王一葦

     

    ●               ●               


    大概十年前,我登上了從波士頓飛往東京的飛機,心里滿是擔憂。


    我從我工作的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出發,飛往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所在地。這里在2011年3月11日遭受了海嘯襲擊。據稱,核電站泄漏出的放射性物質已達到危險水平,而最終大部分會被排放到海里。作為海洋放射化學家,我的的專業知識派上了用場。我的工作是與其他幾個海洋科學家一起,調查周圍海水中的污染情況。至于會發現什么,我有些不好的預感。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從出租車上下來時所看到的,僅僅幾周前,眼前的海岸被15米高的巨浪沖擊過。損失接連不斷:我目之所及的數英里之內都被夷為平地。幾乎所有的樓房,樹木以及建筑都被從原地抹去,只剩下潮濕的碎石。四處可見成堆的汽車,房屋殘骸和植被,全都等待著被清理。在我站立的地方,有超過18000人失蹤或死亡,這讓我難以平靜。


    但我來這里的首要任務是工作。到達后不久,我登上了一艘從夏威夷寄來的研究船,去測量附近海洋中的放射性物質的類型和強度。我們始終與海岸線保持著至少30公里的距離,但即便在這么遠的距離下,海水中仍有被巨浪卷來的殘骸。船長不得不靈巧地避開。偶爾,我們也能看到水面上漂浮著樹干,紙箱和垃圾,曾經的普通日子被沖刷殆盡,只剩這些碎片。


    事故發生后,海洋中的放射性水平是空前的,比之前高出數百萬倍。但是,岸上的果斷行動很快就減少了污染水的入海,海洋恢復得很迅速:6月我們到達那里時,核電站附近的放射性已經比4月初的峰值低了約1000倍。


    圖源: K. BUESSELER ? 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

    Ken Buesseler(本文作者)及其在2018年研究太平洋核武器試驗所產生的輻射的途中收集的沉積物柱狀樣。

     

    不過,吃海里的魚可能不安全,因為魚里仍檢測出相對高含量的銫-137和銫-134。它們是核裂變的兩種產物。日本關閉了當地的漁場,而且一關就是好幾年。漁業恢復得也很快:自2011年來,日本總共已檢測了10萬多條魚。并且從2015年往后,只有幾條魚超過了日本嚴格的銫標準。在當地,我吃海鮮的時候沒什么顧慮。

     

    自那場災難后,我幾乎每年都會回一趟福島。沒有了來自漁場的壓力,海洋生物開始蓬勃發展,這一點很讓人欣慰。我們還是需要用網來捕撈浮游生物和其他微生物來進行檢測,但現在只用魚竿就可以抓到大一點的魚。我還聽說,現在在當地漁民的網中,能看到更多這樣的大魚。


    與災難發生前相比,海邊看上去完全變了樣子。曾經的住房和社區現在幾乎仍是空地,但海岸線多半被公交車大小的混凝土塊所覆蓋。它們被用作屏障,以預防未來海嘯可能造成的破壞。


    但也不是每方面的修復都那么迅速。日本政府曾經說過,一切都 “在掌控之中 ”。然而,來自海洋的測量數據顯示,反應堆仍有輻射泄漏,通過流經反應堆的地下水和雨水泄漏至海洋。


    對于游泳和沖浪的人來說,這些小的泄漏并沒什么危害。讓我睡不安穩的另有其事。這一災難發生十年后,我和其他專家都在擔心存放在核電站的1000個水箱的安全風險,里面裝有超過一百萬噸具有輻射性的水,離海岸只有幾步之遙。隨著反應堆的地下水與用來冷卻受損反應堆的污染水混合,這些水每天都增加約100噸。


    未來這些污水箱該如何處置?我們需要一個答案。


    這些水箱中含有高含量的氚——氫的一種放射性同位素。在治理工作中,它們很難被從水中去除,因為水本身也含氫。 幸運的是,相比其他放射性物質,低劑量的氚對活細胞的損害比較小。 


    但在2018年,運營并正在清理核電站現場的東京電力公司(TEPCO)首次宣布,這些水箱中還含有其他相當劑量的、更有害的放射性物質,例如鈷-60和鍶-90,而這些則更有可能最終沉積在海底或被海洋生物吸收。


    在災后第七年才首次向公眾披露這個信息,這是不應該的。我們有權利獲得更全面且易得的信息。盡管東京電力公司定期與公眾交流,我們看到僅僅一小部分水箱——大概200個——有公開的非氚輻射數據,其中還不包括其他可能的污染物,比如钚。而且這些數字往往藏得很深,比如淹沒在不太好找的PDF文件中。為了分析這些數據,我只能手動把成百個數字輸入到Excel表上。

     

    要贏回公眾和像我一樣的專家的信任,東京電力公司和日本政府必須要對遺留的1000個水箱的狀況做更詳盡的數據披露。并且在提議將污水排入大海前,證明非氚污染物已經被處理干凈。此外,獨立評估以及對海洋的監測也不可或缺。


    除了排入大海之外,也許還可以考慮其他的處理方法。比如,在陸地上增加更安全的儲存方式,直到放射性物質能夠自然衰退。這件事刻不容緩:2021年2月,附近的一場地震導致了一些極其有害的廢水溢出,多個水箱移位,盡管沒有證據指出泄漏到了海洋。


    福島事件十年后,我們依然在問:現在安全了嗎?只有更高的透明度,良好的溝通,以及持續的獨立研究,才能讓這場災難真正結束。

     

    此文授權翻譯自 Annual Reviews 旗下雜志 Knowable Magazine,點擊文末閱讀原文可訂閱其英文通訊。Annual Reviews是一家致力于向科研工作者們提供高度概括、綜合信息的非營利性機構,且專注于出版綜述期刊。

    原文標題“10 years after the nuclear meltdown at Fukushima Daiichi, I’m still worried”,作者 Ken Buesseler,發布于2021.3.11 Knowable Magazine。


     原文鏈接:

    https://knowablemagazine.org/article/food-environment/2021/10-years-after-meltdown-japans-fukushima-daiichi-im-still-worried

     

    制版編輯 盧卡斯



    參與討論
    0 條評論
    評論
    暫無評論內容
    知識分子是由饒毅、魯白、謝宇三位學者創辦的移動新媒體平臺,致力于關注科學、人文、思想。
    訂閱Newsletter

    我們會定期將電子期刊發送到您的郵箱

    GO